Menu

关幼波重视气血痰瘀的关联,纪念恩师关幼波逝世10周年

吾师关幼波,原名关霖,生于1913年4月,2005年5月在京逝世,至今恰10年。关老16岁起开始在父亲坐诊时为父亲抄方子,逐渐接触中医理论,自学中医经典。24岁开始,正式从父临床学习,并逐渐代替父亲出诊,药方经过父亲检查后再交到病人手中去拿药。至1943年,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考试,取得了行医执照。1944年正式操岐黄之术,开始了治病救人的中医生涯。关老一世为医,勤学钻研,是北京中医医院建院以来对中医界最有影响力的名家之一,是国家首批名老中医,是我国国宝级中医大师。他的许多遣方用药方法至今仍在有效地指导临床应用,惠及广大患者,被誉为“肝病克星”。现将主要学术观点分述如下:
十纲辨证
八纲辨证是辨证施治的理论基础之一,自古沿用至今。关老循古不泥,在长期临床实践生涯中,重视气血辨证,突出气血在辨证施治中的地位和作用,指出“百病生于气”、“血为百病之始”,力倡十纲辨证,即以阴阳为总纲,下设气血、表里、寒热、虚实八纲。
关老认为,从病因来说,外因是条件,内因是根本,内因是指人体的正气,而正气的物质基础,在于气血的充实与条达。疾病发生的病理及其发展转归,都以气血为枢机,辨证的过程中应重视气血。在治病的过程中,也应重视调理脏腑气血,即所谓“治病必治本,气血要遵循”。
痰瘀学说
痰瘀既是病理产物,又是致病因素。痰浊阻络,可导致血行不畅,而血瘀日久阻滞气机,气滞血瘀,气不行水,水津不布,酿而为痰。痰瘀互结,胶固不化,造成人体脏腑功能的进一步失调,使病情更加错综复杂,形成“顽症”、“重症”、“怪症”,临床辨治应不忘化痰与祛瘀。本学说具有广泛的临床意义,尤其对疑难杂重证意义更为重大。
此外,关老提出治黄三法:治黄必治血,血行黄易却;治黄需解毒,毒解黄易除;治黄要治痰,痰化黄易散。其中提到治血与治痰在黄疸治疗中的重要性,也是对痰瘀血说的一种应用。
虚病学说
一般来说,正气为本,邪气为标。邪是外因,是条件;正是内因,是根本。任何疾病的发生,不外邪正相争的过程。关老非常注重正虚的原因,强调要分清“因虚而病”还是“因病而虚”,前者应以扶正为主,后者应以祛邪为主。
在临床用药上,关老比较重视疾病的内因,顾护正气。急性肝病多正气未虚,关老在治疗急性肝炎的过程中,先攻后补,初期以祛邪为主,在恢复期则加用健脾疏肝丸、滋补肝肾丸以扶正补虚。对于慢性肝病的治疗,关老不建议使用大量清热解毒药,而主张以扶正为主祛邪为辅。在肝硬化腹水的治疗中,关老提出以扶正为本为常法,以逐水为标为权变,勿以舟车丸等峻猛逐水之药,勿以水蛭、虻虫等破瘀攻伐之药,扬汤止沸徒伤其正。而应见水不治水,以扶正为主,健脾益气以扶正,气旺中州运,而水行自利。
“牡丹是花中至善,肝疾乃病中至恶”,关老一生将世界难题之一的肝病治疗作为自己的主攻方向,倾尽毕生精力进行研究,为中医要治疗肝病做出极大贡献,也为解决肝病治疗中的许多疑难问题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关老被誉为“国医泰斗,岐黄圣手”,而他也确实当之无愧。继承和发扬关老的学术思想,广泛应用于临床,不仅是对关老最好的怀念,更可惠及更多的患者,造福肝病病人。

重视气血关幼波认为,除了八纲辨证之外,有必要突出“气血”在辨证论治中的地位和作用,力倡以十纲进行辨证施治,即以阴阳为总纲,下设气血、表里、寒热、虚实八纲。八纲通过气血与人体的脏腑、经络的具体实质性病理变化联系起来;八纲作为客观物质的外在表现,必须结合气血才能全面概括分析病位、病情、病势的表里、寒热、虚实。如果脱离了气血而单谈八纲,八纲就成了无实际内容的抽象的空架子。

2.从病机上讲,气血周流全身,在体内无所不在,无处不到,发生疾病与气血则不无关系。《医林改错》就曾明确指出:“治病之要诀,在于明白气血,无论外感、内伤,要知初病伤人,何物不能伤脏腑,不能伤筋骨,不能伤皮肉,所伤者无非气血。气有虚实,实者邪气实,虚者正气虚。血有亏瘀。血亏必有亏血之因……若血瘀,有血瘀之症可查。”明确提出了气血病机在疾病过程中的重要意义及气血辨证的基本原则。

总之,关幼波重视痰、气、瘀的关联。辨证抓住气血,气血的病理变化结果是痰与瘀,在疑难杂病中,重视痰瘀同治。重视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治疗中强调人体的内在因素,慢性疾病中重视补法灵活巧妙的运用。善于运用补法滋养调和人体气血,提高人体抗病能力。

3.从治疗上讲,人以气血为本。脾胃为气血化生之源,治病必求于本。《扁鹊心书》有“脾为五脏之母”,就是强调了脾胃在人体中的重要性。无论何邪所侵,何脏所损,病久必困脾伤胃,《医林绳墨》有:“脾胃一虚,则脏腑无所禀受,百脉无所交通,气血无所荣养,而为诸病。”进一步说明气血与脾胃的密切关系。由于脾与胃互为表里,共居中焦,有经络相互络属,一阴一阳,一脏一腑,一主运化,一主受纳,各以不同的功能互相配合。所以健脾和胃,助其化源,也是关幼波治疗的一大特色。

新葡萄娱乐澳门,潜心思考急性肝炎为何能转为慢性?正气虚是主要因素,其中气血不足多因脾胃生化无权。到了肝硬化的阶段,必然气血枯乏,脾土衰败。所以关幼波处方时常在补气药中重用生黄芪,多者每剂用到100克左右。调血药除了丹参之外常用泽兰,因为泽兰能通肝脾之血络,去瘀生新,养血而不凝于血,活血而不伤于血,胎前产后皆可应用。“有胃气则生”,肝炎病人能否开胃进食,对病的转机至关重要,所以关幼波主张“调理中焦要当先”。除用四君理脾之外,他常用藿香、绿萼梅、旋覆花、赭石、杏仁、橘仁等对和胃降逆化浊进食往往收到很好的效果。

一是重视气血,气血是人体构成的最基本物质,周流全身,疾病发生必然与气血发生作用。二是强调痰瘀,痰瘀是气血失调的表现,强调痰瘀容易互相转化,应痰瘀同治。三是善用补法,对于气血不足的表现,强调用补法提高人体的抵抗力。

家庭熏陶关幼波教授,16岁开始随其父关月波教授学医,当年他的父亲行医时诊治妇科病人较多,对于经带胎产,以调理气血为先导,以四物汤为遣方的基础,晚年更加注重益气养血,从四物到八珍,或十全或养荣,加减化裁,运用熟巧。这一点对关幼波的影响很深,他后来在治疗慢性肝炎病中遂逐步形成了“调补气血”、“中州当先”等特点。

强调痰瘀丹溪学派的学术特点是“治痰”,受此影响,关幼波认为痰瘀的形成是气血病理变化的必然结果。病之即成,必由气及血,气不行则血也不畅,而气滞则痰生,瘀血互结,才是疾病难以向愈的根本所在,所以活血化痰的法则一定要贯穿治病的全过程。

1.治痰。朱丹溪说:“善治痰者,不治痰而治气,气顺则一身津液亦随气而顺矣。”关幼波治痰的方法包括:见痰休治痰,辨证求根源;治痰必治气,气顺则痰消;治痰要活血,血活则痰化;怪病责于痰,施治法多端。运用“顺气化痰”法,关幼波不仅治疗“癫”、“痫”、“狂”、“中风”、“眩晕”、“郁证”、“脏燥”、“瘿瘤”等证,而且还将此法加以灵活变通贯穿在治疗肝炎病的始终,他最喜用旋覆花、代赭石和杏仁、化橘红;当晚期肝硬化时,痰已经入血阻络,此时除了补气化痰之外还应软坚化痰,散结化痰,通络化痰,常用生牡蛎、鸡内金、炒山甲、王不留行、路路通、地龙、土鳖虫等,但忌用三棱、莪术、水蛭、虻虫,以免破气伐肝。

1.从病因上讲,审证必求因,当在气血寻。疾病发生的根本原因在于气血。气血是构成人体的基本物质,维持着人体脏腑经络的正常生理功能。气血充足,正气强盛,此时即使遇到外来的致病因素,也不易被侵入机体。若气血亏虚,正气虚弱,此时若脏腑组织功能尚能维持平衡,还不至发病;如病邪乘虚而入,导致机体阴阳失衡,脏腑组织功能失调,正不胜邪则发病。关幼波认为,外感六淫、七情内伤、饮食劳逸等因素为疾病的发生创造了条件,这些外在条件因素只有通过气血异常的内在病理变化才能发生疾病。

学术诞生渊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